温凊

2019火急火燎地来了,结果我不欢迎的东西有些也慢悠悠地跟着来了
记得考研最后一天那个下午,我拿着一束花等同学考完最后一场,看着校门口来来往往的人,觉得自己还挺有烟火气的,结果新年头一天就觉着身上带着一股子地下十八层的腐朽感,没窗户没通风口,憋屈死
2019,总归是要新年新气象,愿望倒一直没变过:就,先活着吧
崩了也不知多少次,其实恶性循环习惯了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
祝好,希望这一年平平静静的。

“你看大好山河,总得去看看。”
“我不想。”

我梦见冬日,寒风

鲜血淋漓的自己,前因醒来都不记得

记得后来,烟一根接着一根,烫伤一个连着一个

站在阴影处,看着光一点点被黑暗覆盖


从身后来,往梦中去。